无风也无月



“有些朋友想见面,有些承诺讲了廿年,有些游戏玩到一半未完也只能那边见。”


Swing解散前的一首歌曲,《最后派对》、《那边见》、《活着多好》被称为葬礼三部曲。对死亡的看开,对活着的期待,对世事无常的无奈和感慨......

有时候,“时辰到了,又怎可挑战”?

生死只差一线,不如愉快的冲线。

听说,写这首歌的人写得很快,听的人却哭了很久。

听说,我们会死很久,所以一定要好好活着,没有比今天更好的一天。

如果要走,不妨笑着说一句:See you on the other side.

至少还能,那边见。


填    词  黄伟文

谱    曲 Swing

编    曲 Swing


有些人太早了断 有些人去得太突然

有些人看到了光线 踏前 更多人看不见

原来没更好的一边 行前行后只差一线

时辰来又怎可挑战 自然 合眼冲线

重头换个新的开端 就算不太像个乐园

也算是得到某些

改变 别嫌 约亲朋 那边见

See you on the other side

see you on the other side


有些朋友想见面 有些承诺讲了廿年

有些游戏玩到一半 未完 也只能 那边见

原来没更好的一边 行前行后只差一线

时辰来又怎可挑战 自然 合眼冲线

重头换个新的开端 就算不太像个乐园

也算是得到某些改变 别嫌 至少能 那边见

想修整损毁的配件 想清理往日做人在积存的偏见

循环后再见 又变新鲜 其实本非缺点

回头学会珍惜今天 无暇停下表演幽怨

时辰来若不可扭转 自然 愉快冲线

明晨幻作一丝青烟 或跳级与上帝共存

我要是走先去找足够睡眠

过几年 那边见


评论
热度 ( 2 )

© Marian | Powered by LOFTER